投稿tougao.com中国最大的知识投稿分享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9|回复: 0

郑兰庆向媒体和志愿者讲述一家五口人在凤凰号上的经历

[复制链接]

6357

主题

6443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1969
发表于 2018-7-8 09:46: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泰国救援人员送来的遗物中,郑兰庆一件一件理出自己家人的衣物,在掏出一个已经开裂一半的乒乓球时,起初一直镇定的他瞬间泣不成声——那是他18个月大的外孙女生前最喜爱的“小玩具”。
“只有我一个人在了。我想给他们穿好,(把后事)安排一下。”
57岁的郑兰庆来自浙江,是5日泰国普吉岛游船倾覆事件的幸存者之一,在这场突然降临的灾难中,他的妻子和女儿一家三口全部遇难……
“只想把这些新衣服给她穿上”郑兰庆向媒体和志愿者讲述一家五口人在凤凰号上的经历。澎湃新闻记者 邓雅菲 图
7日,在收治伤员的普吉岛瓦其拉医院,郑兰庆坐在门口的露天椅子上,手里抱着家人的衣物,他一直在等待遇难家人的消息。
5日下午,郑兰庆在“凤凰”号游轮倾覆后获救。但直到7日午时,他还没有看到外孙女的遗体。
“我现在只想把这些新衣服给她穿上。”郑兰庆告诉澎湃新闻,外孙女仅18个月大。
郑兰庆一家五口来普吉岛度假游玩,是女儿精心策划的。5日下午4点,一家人从最后一处景点上船回岸,登上“凤凰”号准备从皇帝岛返回普吉岛。
途中,游轮突然开始严重颠簸。“当时颠簸太厉害了,”郑兰庆回忆说,起初他以为只是驾驶员的技术不行,后发现是天气骤变,船体受到了巨浪的强烈冲击。
彼时,郑兰庆和妻子正待在与外部相通的游轮一层,但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则待在了二楼的KTV房间里,是一处封闭空间。
船体颠簸也越发厉害,老两口在船体内被“甩来甩去”。
据郑兰庆回忆,浪头突然打来时,他和妻子立即向船边走去,紧随丈夫身后的妻子在船体颠簸的过程中倒地受伤。
巨浪狂袭之际,船体已不支。情急之下,郑兰庆欲拉起妻子一起跳入海中。但脚部受伤的妻子让郑兰庆放松紧拉着她的手。
“你不要拉我。”妻子喊道。
“好。”郑兰庆应道,想着妻子自己能应付。
但巨大的风浪再次卷起,船体瞬间“头尾整个掉了个”,人随之迅速沉入海底。
感觉眼泪已经流干
跳入海中的郑兰庆在海上漂了近半小时后,幸运地被搜救人员救起。
郑兰庆回忆说,与他同时被救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儿。女孩上了救生筏之后,自己最后才上去。当时的海面已经归于平静,“凤凰”号早已不见了踪影。
噩耗接连而至。
6日下午5时,郑兰庆妻子的遗体照片最先传来;晚上9时,女儿一家三口的照片也陆续传来。
“(海水泡得)难看得不成样子,”郑兰庆感觉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
郑兰庆手上拎着的大包小包里,除了女儿女婿供职公司送来的新衣新鞋,还装着救援人员送来的家人的遗物:一条妻子穿旧了的连衣裙,女儿的条纹T恤衫和米色短裤,女婿的POLO衫和休闲皮带。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包里,装着他给外孙女准备的儿童服装,还有一个已经裂开一半的乒乓球——他十八个月大的外孙女生前最喜欢的玩具。
“只有我一个人在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说,“我想给他们穿好,(把后事)安排一下。”
据钱江晚报报道,多位幸存者表示,“凤凰”号倾覆事故发生当时,很多躲在二楼KTV的孩子都没能跑出来,因为没有人通知他们及时撤离。
郑兰庆回忆事件全过程时表示,事先自己并没看到任何预警信号,而船员在事后也没有对他和他周围的幸存者做出任何道歉表示。
【新闻链接】
孙子第一次出国,目前失联
事发之时,浙江海宁海派家具公司的37名员工都在“凤凰”号上,截止6日晚,已有19人获救,18人仍然失联,其中共涉及11个家庭。
“有的一家三口都没了,不说了。”该公司一名员工老黄在接受《钱江晚报》采访时长叹一口,不愿再说。
周先生的侄子周峰是该公司副总经理。他告诉《新京报》,此次旅行为海派家具公司中层集体出游,侄子一家三口都在“凤凰”号上,今年38岁的周峰是家中独子,妻子金苑苑36岁,孩子11岁。
5日当天,周峰还更新了朋友圈状态称“登岛,征服皇帝岛”,图片显示其坐在船上自拍,儿子穿着救生衣、戴墨镜倚在栏杆上。
“6日中午海宁市政府告知,侄子一家三口全部失联,他父亲知道消息后犯了心脏病,住院了。”周先生打算7日早动身前往普吉岛,周峰的家属及朋友还在寻找金苑苑和孩子的消息。
和周峰一家熟识的老赵告诉《钱江新闻》,周峰的母亲也濒临崩溃。旅行前,她曾想把孙子留在身边照顾。“但是想想这是孙子第一次出国,见识见识也好。”这一转念,让这位奶奶陷入了无尽的自责。
新婚夫妇度蜜月遭遇不幸
同样在事故中遭遇不幸的还有来自北京的一对新婚夫妇,他们原本是来泰国度蜜月的,但现在男方李冠男(音)已经确认遇难。
据“红星新闻”报道,遇难者家属表示,26岁的李冠男来自北京,是中国石油大学研究生,毕业刚工作一年。他和妻子霍菲(音)是本科和研究生同学,相恋7年,6月29日刚结婚,这次到泰国是度蜜月。
李冠男大姨介绍说,两人7月1日抵达曼谷游玩,3日到达普吉岛。7月5日发生事故后,李冠男的妻子霍菲被救起,但受伤严重,在送往医院之后,和家人通了一个视频电话,远在北京的家人才知道发生了船只倾覆事故,家人一直找不到李冠男。其家人向记者确认李冠男已经遇难,记者在医院公布出来所有生还者和失踪者名单上也没找到他的名字。志愿者说,霍菲正在另一家医院接受治疗,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船坚持不了,才被要求穿救生衣”
来自广东的四名高中生也是这起事故的幸存者,他们在接受“新华国际头条”采访时,对船员的应急处理提出了质疑。
高三刚毕业来自广东的林同学与另外4名同学一起来普吉岛旅游,但同行的其余4人中还有一人尚未找到。
林同学描述了船只倾覆时的惊魂场面:
“回程我们还没上船时天已经黑了。船方工作人员说回程要两个多小时,但有风会开快一点,我们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是不允许开船的。航行途中浪已经有二楼那么高了,而我们那个游艇是三层。”
“等到船倾斜很严重的时候,他们(船员)才叫里面的人出来。后来可能那船已坚持不了了,船员才叫我们穿救生衣,也没有开广播教我们什么怎么做。”
“我们从(船舱)里面跑出来,大概也只有五、六秒,来不及思考。导游一开始跟我们说,"我都没穿救生衣,你们怕什么?"但是后来他是第一个冲上二楼的。这时船已经开始垂直地沉下去了。整个过程可能10秒都不到……”
林同学被暴风雨和巨浪打落水中后奋力划到了圆形救生皮筏艇上,他还记得周围一片哭叫声。精疲力竭的他瘫倒在艇上,发现艇内的海水已被血染红。
“不知道在海上漂了多久,好冷”
另一名中国游客林先生告诉“新华国际头条”,他与其他游客返程登船的时候,乌云已经来了。
“还没有上船的时候乌云已经来了。我们就只能听他们的。就一直开,开了一个多小时,那时候浪已经很大,我们里面的人都很害怕。那个浪已经有楼这么高,我上到二楼的时候,二楼已全部浸满了水,一楼由于有玻璃罩着就没有水,但是二楼已经有水了。还有船舱里面,侧的两边都进满水,轮机室里面都进满水。”林先生说。
根据他的描述,当时船上的人都感到很无助。
“在海中央根本什么办法都没有,导游说穿好救生衣就赶紧出来,里面的人就开始哭了,已经开始尖叫了。我就跳上一个红色的罐爬上二楼。”林先生说,“我是后来才出来的,我是沉到水里后来才出来的,我出来后就找不到人了,全都乱套了。我朋友是抓着栏杆,船已经竖成这样,他抓着栏杆在最顶上,已经是悬空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海上漂了多久才最终获救,“感觉漂了好久,又好冷,海风好冷,雨水打在身上真的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稿tougao.com 免费的期刊投稿信息查询平台  

GMT+8, 2018-9-20 09:03 , Processed in 0.09810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