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tougao.com中国最大的知识投稿分享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期刊业务联系:赵老师 QQ 1954874365,法律顾问:肖律师。
查看: 24|回复: 0

黄金大米真想解密

[复制链接]

6479

主题

6565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73
发表于 2018-10-5 16: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造谣也得有技术含量之七——方舟子关于黄金大米安全性的谣言
jrry86  发布于 2018-10-05 11:06:50 举报 阅读数:4576
​​​造谣也得有技术含量之七——方舟子关于黄金大米安全性的谣言

jrry86,2018年10月4日


从《造谣也得有技术含量》之三到之六,笔者以四篇文章的篇幅针对方舟子关于黄金大米的种种谣言进行了条分缕析地揭露,同时将黄金大米的遮羞布一层一层揭开,包括黄金大米的产量、有效性、β-胡萝卜素稳定性等。方舟子这个骗子知道笔者在扒它皮么?肯定知道,但你看它敢回应一下么?盖因笔者打中了它的要害,它只能装聋作哑,连斗鸡眼珠子也不敢转过来。

有部分网友表示以上这些都与黄金大米的安全性无关,所以他们还是支持黄金大米(研究),那么本篇笔者就再扒一扒方舟子在黄金大米安全性上所造的谣。文章比较长,因为打假方舟子固然是本系列主要目的,但是传递转基因的真实信息,也是笔者花时间精力写作的更重要的目的。

湖南儿童黄金大米实验被曝光并引起国人愤慨之后,各路利益相关人马都出来洗地,主要观点是说该实验只是程序有问题,没有做到事前知情同意,而黄金大米本身是科学的,安全性没有问题。比如:与崔永元老师辩论的复旦生命科学院教授卢大儒就是这个观点,这事众所周知,不再多说;又比如“科学松鼠会”的食品工程博士云无心说:“黄金大米的开发安全性的检验已经完成,结论是其‘健康风险不比传统大米高'。。。此前,已经对成人进行过这样的实验”( 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72619 );而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姜韬则对澎湃新闻宣称:“在中国做实验之前,黄金大米的安全性实验已在美国完成了”(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72632 )。类似的言论还有很多,不一一例举。

当然,造谣者中绝对不会少了方舟子。在2012年9月的“'金大米'是怎么回事”一文中,方舟子说:“此前在美国已做过前期试验,这次试验的内容不是为了证明“金大米”的安全性(学术界对此没有异议),而是为了证明“金大米”中的胡萝卜素能被人体利用,并不存在安全风险。”( http://www.agrogene.cn/info-242.shtml

而在2012年12月的《关于衡阳金大米事件》( http://www.xys.org/xys/netters/Fang-Zhouzi/blog/transgenic19.txt )中,方舟子又说到:

“这个事件是妖魔化、反对转基因食品的中国媒体和人士,利用一项十分安全的试验在程序和具体执行当中存在的问题大做文章,而管理部门被舆论劫持,反应过度造成的。。。

而管理部门在宣布处理决定时,又不强调该试验是无风险的营养转化试验,不是安全性试验,更不强调金大米以及已上市或接近上市的转基因食品被国际科学界和权威机构认为是安全食品。。。

一方面是对程序违规反复强调,给予惩处,给受试人员予荒唐的高额补偿,另一方面则不强调该试验的无害性和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这种做法,将会加深普通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错误认知,助长妖魔化和反对转基因食品的社会舆论,将会极大地妨碍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在中国的推广。 ”

这些包括方舟子在内的挺转砖家异口同声地说湖南儿童黄金大米实验之前,已经做过相关(或前期)实验证明黄金大米安全。可他们惯用的手段就是欺骗和误导,要想从他们口中了解事情的全貌,肯定是痴心妄想。事实究竟是什么呢?且听笔者道来。

实际上,在2008年湖南儿童黄金大米实验之前,从来就没有做过安全性试验,甚至连动物试验都没有做过,更别说人类安全性实验了,而且这世界上压根儿就没有一个国家权威机构给它颁发过安全证书,也更不是方舟子所说的学术界对此没有异议。而是直到去年以至今天,才有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美国批准了一个由盖兹基金会资助的黄金大米品种GR2E供人类食用(这是目前唯一提交了申请并被批准的品种,其它品种包括湖南儿童实验用黄金大米则从未申请过)。

其实早在2009年就有超过30位科学家通过美国政府专门注册临床实验的网站( 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 ... en+rice&drank=3 )注意到了这一实验,并联名发表公开信,对此表达了强烈关注(见 http://www.i-sis.org.uk/goldenRiceScandal.php 而公开信全文链接已失效,这里是网络存档: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9 ... etter12Feb2009.html )。

他们共发现了三个由汤光文主导的人体试验,其中一个涉及成人,两个涉及儿童(后来发现都是中国儿童,其中第三个就是湖南儿童黄金大米试验)。他们在公开信中说:“实验中所用的第二代黄金大米还没有经过足够的生物和生化鉴定。。。临床前期研究严重不足。。。从没在世界任何地方得到监管/批准。。。从没有做过动物试验。。。违反了纽伦堡法典/医学伦理法典。。。”他们要求:“立即停止试验,直到相关研究人员能够证明完整的实验室和动物喂养试验已经完成并发表、相关管理机构对黄金大米的健康问题和安全性有了评估之后才能重新开始。”

而根据“转基因观察”网站一篇文章的说法,迫于压力,开发黄金大米的先正达公司最终承认从来没有做过动物试验(http://www.gmwatch.org/news/arch ... each-medical-ethics)。黄金大米项目官方网站对此的解释是“FDA并不强制要求进行动物试验;而且因为动物和人类对β-胡萝卜素的代谢不一样,所以动物试验并不能回答β-胡萝卜素在人体内转化的问题。。。”(http://www.goldenrice.org/Content2-How/how3_biosafety.php)。

这显然是一种狡辩,动物试验首先是解决临床前期的安全性问题,其次才是转化效率问题。如果说因为动物和人体代谢不同就不需要做动物试验,那么新药开发都可以依此逻辑而跳过动物试验直接用于人体了。不首先证明其安全性,就用于人体试验,这本身就严重违背了科学伦理。而且这试验是在中国利用中国儿童进行的,那就必须符合中国的法律,按照农业部颁布的“转基因植物安全评价指南”( http://www.moa.gov.cn/ztzl/zjyqw ... 203390882017249.pdf ),动物试验是必须的。

还有一点需要指出,黄金大米的推广者一再宣称黄金大米可以防治儿童失明、降低儿童死亡率,这实际上是在把黄金大米当作药品来宣传,那么按照FDA新药开发审批程序,动物试验也是必不可少的。若否认黄金大米是新药,那么宣传其疗效明显是虚假医疗宣传。

方舟子等人口中所说的“在美国已经做过前期试验”,“已经对成人进行过这样的实验”,实际上,这个所谓的美国成人试验就是前述公开信中提到的汤光文领衔的三个试验中的第一个(https://clinicaltrials.gov/ct2/s ... 0680355?term=golden),这个试验结果于2009年发表在《美国临床营养杂志》上(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9369372?dopt=Abstract),其投稿时间是2008年10月,可推测该实验应该是在湖南儿童2008年6月2日食用黄金大米之前进行的。这个所谓的实验,就是让五个成人吃了一餐黄金大米饭(详见《造谣也得有技术含量之五》),研究的也是β-胡萝卜素的转化效率,根本不是安全性实验,也压根儿不能得出是否安全的结论。

连主导实验的汤光文在所发表的文章中都承认:“实验者仅食用了一餐,还需要更长期更多量的食用黄金大米才能确定它是否能供人类安全食用。”

所以用中国儿童进行黄金大米试验之前,从来就没有做过安全性实验,何谈黄金大米是科学的安全的?这不仅是程序问题、伦理问题,还是缺失科学研究和证据的安全性问题,在此情况下直接利用中国儿童进行人体试验,不仅违背科学伦理,也违反中国法律。可方舟子等人就是能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在美国已经做过前期实验,说黄金大米在利用湖南儿童进行实验之前已经被证明安全,任何人只要读过汤光文所发表的研究文章就可以明了,作者自己都不能确定黄金大米的食用安全性,方舟子等人却昧着良心洗地造谣,连一点技术含量也顾不上了。

以上揭穿了方舟子等人关于湖南儿童黄金大米实验之前其安全性已经得到证明的谣言,那么现在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近期四个国家批准黄金大米供人类食用这件事呢?下面笔者就这一问题再延伸介绍一下,算是打假方舟子之外的话题,对事情全貌更感兴趣者可以继续阅读。

无一例外的是,这四个国家在批准时都声明不会种植和销售黄金大米,它是专供某些发展中国家(如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人民种植和食用的,批准的目的是如果从这些国家进口普通大米,万一因为交叉污染而混入很少量黄金大米时,不至于引发贸易纠纷(澳新:https://www.gefree.org.nz/assets ... -B17-0832-FINAL.PDF ;加拿大:https://www.gmwatch.org/en/news/ ... -for-sale-in-canada ; 美国:https://www.fda.gov/downloads/Fo ... sions/ucm608797.pdf )。

例如:在回复“加拿大生物技术行动网络”(CBAN)质询批准黄金大米的理由时,加拿大卫生部说:“即使开发者并不打算在加拿大销售其产品,他们常常会把寻求加拿大的批准当作其获得监管批准的第一步”。可见,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之所以在这些无关痛痒的非目标国家申请批准供人类食用,就是为了将之当成进入目标国家的敲门砖。

那么,IRRI向这四个国家申请批准,究竟提交了哪些评估材料呢?

以美国FDA的审批为例,在相关备忘录中,FDA说:“IRRI得出结论说GR2-E大米品种以及从它得到的食品和饲料,与目前种植、销售和食用的其它大米品种一样安全,除了β-胡萝卜素的表达,它与其它大米在成分和相关参数上没有区别。”对此结论,FDA表示没有发现存在任何安全性或监管问题,因此FDA继续说道:“基于IRRI提供的数据和信息,FDA认为目前IRRI完成了对GR2-E的咨询。”( https://www.fda.gov/downloads/Fo ... sions/ucm607450.pdf

这里有两个细节需要注意到:首先黄金大米与普通大米一样安全,是IRRI自己的结论,所有数据都是IRRI自己提供的,FDA目前(at this time)对此不持异议而已;其次,虽然笔者前面一直沿用通常所说的“批准”一词,但实际上FDA仅仅是完成了对GR2-E黄金大米的咨询,并不是法律意义上的批准,FDA对此是完全不负法律责任的,而确保黄金大米安全,则是开发者IRRI的责任( https://www.fda.gov/downloads/Fo ... sions/ucm608797.pdf )。

再来自细看一下IRRI向FDA提供的数据( https://www.fda.gov/downloads/Fo ... sions/ucm607450.pdf ):不外乎利用计算机数据库检索来比较插入的包含外源基因的T-DNA及其相邻的水稻基因的序列、与已知毒素和过敏原基因序列的相似性;测量了外源基因表达的三种蛋白的含量,用细菌而不是GR2-E作物表达的纯蛋白进行了体外消解试验和热稳定性试验,做了其中两种蛋白的经口急性毒性试验(未发表),也作了生物信息学分析——即通过计算机检索与已知毒素和过敏原的蛋白序列进行比较;再有就是测量比较了GR2-E与等基因非转基因品种的共69种成分参数。等等。

可以看到,上述这些提交给FDA的试验数据,几乎没什么是与真实的安全性试验沾边的,对毒性和过敏性的检验,就用计算机数据库检索分析代替了。唯一沾点边的是对外源基因表达的三种蛋白中的两种,作了经口急性毒性试验,而且用的还不是GR2-E作物表达的蛋白(因为作物中含量太低),而是经细菌表达纯化的蛋白,并且试验结果根本没有发表过,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一顿饭没吃死人,那就是安全了。

没有任何动物喂养试验(连90天短期试验都没有),没有任何严格意义上的毒理试验,没有检测任何可能存在的非预期蛋白甚至毒素和过敏原的存在,这就是挺转者口中的严格的FDA安全性评估。

那么有读者会问了,黄金大米中究竟可能会存在什么不安全因素呢?

首先,插入的外源基因是否会导致非预期变化,表达出非预期的蛋白,甚至是不明毒素和过敏原,这些完全没有得到实际检测。这并不是笔者危言耸听,实际上去年就有过关于美国人造肉汉堡的报道,开发该“不可能的汉堡”(Impossible Burger)的公司承认,其关键成分大豆根血红蛋白(SLH)是来自转基因技术,其SLH产品有1/4的成分是由46种非预期蛋白组成,所有这些蛋白都没有做过安全检测,甚至有些蛋白都不能确定是什么( https://www.weibo.com/1886394372/Fi5Y5coEu )。

回到黄金大米,其中是否存在非预期未知蛋白,其安全性如何,根本就没有相关研究,何谈其安全性?而最可笑的是,实际上黄金大米本身就是一个非预期产物。最初设计黄金大米时,是为了获得番茄红素(而不是β-胡萝卜素),从而得到红色大米。后者是南亚出产的天然大米,因其番茄红素存在于大米外层,碾过之后,红色就基本失去了,于是科学家通过插入外源基因,试图创造出一种大米,让其番茄红素产生在胚乳中,这样大米即使被碾过红色也不会被除去。结果,科学家惊讶地发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米本身的一个番茄红素环化酶基因被意外激活了,将番茄红素转化成了β-胡萝卜素,因此最终的大米成了非预期的黄色( https://gmwatch.org/en/news/archive/2013/15023-golden-rice-myths )。也因此才有了用黄金大米β-胡萝卜素解决贫困人口VAD这个神话,可见科学家们根本就不能预见更不可能控制转基因的结果,完全是在碰点子吃糖撞大运。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连动物喂养试验、毒理试验都不做,就信誓旦旦地告诉我们说黄金大米是安全的。

其次,抛开基因漂移污染其它水稻品种等环境问题不说,就说对人类的安全性。β-胡萝卜素在氧化酶的存在下会被转化成维生素A醇,它如果被进一步还原,则生成维生素A,而如果被氧化,则生成维生素A酸(RA),后者是一个强致畸剂,会导致出生缺陷。既然GR2-E中的β-胡萝卜素含量提高了,那么其代谢副产品RA的含量会有什么变化呢,结果,IRRI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研究数据。

IRRI的科学家争辩说已有的富含β-胡萝卜素的食物(如胡萝卜)并不存在RA这样的安全性问题,可是如胡萝卜这样的食物与人类有着长期的共同进化史,是经过千百年实践检验和选择保留下来的,如果其RA含量高会导致出生缺陷,那么作为食物它早就会被淘汰了,而黄金大米则是新生事物,没有相关研究数据、没有动物喂养试验,凭什么就能为其安全性背书?(以上内容参考自 https://gmwatch.org/en/news/archive/2013/15023-golden-rice-myths )。

实际上,早在2008年,美国加州索尔克生物研究所的舒伯特教授就在《药用食物杂志》上发表文章明确警告说:“过多的RA或RA衍生物极其危险,特别是对婴儿或孕期胎儿。。。在引进黄金大米作为食物之前,必须进行广泛的安全性检测。”( https://www.stopogm.net/sites/st ... yEnhancedPlants.pdf )。

可事实是这样的安全性检测压根儿就不存在,而在没有先做好严格检验以确保黄金大米不会伤害老鼠的情况下,澳新、加拿大和美国就批准了其供人类食用;当然不是给他们自己吃的,而是给发展中国家人民特别是儿童食用的。

这就是四个国家批准黄金大米供人类食用的故事。笔者的系列文章行文至此,有关于黄金大米的问题和方舟子在这上面造过的主要谣言都基本涉及了。肯定还会有人问,你把黄金大米说的一无是处,那除了黄金大米之外,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贫困人口的VAD问题呢?下回分解。​​​​

来源:崔永元微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投稿tougao.com 免费的期刊投稿信息查询平台  

GMT+8, 2018-10-15 21:28 , Processed in 0.09515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